<strong id="t2t7x"><sub id="t2t7x"></sub></strong>
    <tbody id="t2t7x"><track id="t2t7x"></track></tbody>

    <nav id="t2t7x"></nav><rp id="t2t7x"><object id="t2t7x"><input id="t2t7x"></input></object></rp>
      <button id="t2t7x"><acronym id="t2t7x"></acronym></button>
      <form id="t2t7x"></form>

      <button id="t2t7x"><tr id="t2t7x"><kbd id="t2t7x"></kbd></tr></button>

      <rp id="t2t7x"></rp>
      <th id="t2t7x"><pre id="t2t7x"><rt id="t2t7x"></rt></pre></th>
      您的位置 首頁 龍巖新聞

      應習文:八個讓我獲益匪淺的經濟學知識

      文 丨 應習文
      又一年畢業季,無數莘莘學子走出校園,進入社會。
      前不久復旦大學杰出校友宋錚教授受邀參加經院的畢業典禮,作了“經濟學的價值”的演講(點擊文末左下角“閱讀原文”可見),引發了不少點贊,也讓我回顧審視攻讀經濟學博士的歷程,回味那些曾經震撼心靈的收獲瞬間。
      這篇文章,總結了八個我在讀博期間有幸收獲的最讓人獲益匪淺的經濟學知識以及衍生出得對于人生的一些感悟,在此與大家分享。
      1
      經濟學的最終目標是提升人的福利
      對于每個經濟學人,“經濟學是干什么的”這個問題,或許是最先要了解的內容——可矛盾的是,經濟學的價值,往往需要經過較長時間的經濟學訓練才能逐步體會到。這也是為什么宋錚教授會在畢業典禮(而不是在新生典禮)上來做“經濟學的價值”這樣一番演講。
      在學習經濟學之前,人們往往會認為經濟學的研究對象是GDP,是經濟增長,是通貨膨脹;又或者是企業盈利,商業投資,財政金融……這些理解,雖然確實是經濟學可以覆蓋到的領域,或者可以說是經濟學衍生出來的各種應用場景,但卻并沒有觸及經濟學最核心與本質的內容。
      隨著對經濟學了解的不斷深入,才能慢慢體會到經濟學的最終目標——是提升人的福利。
      經濟學的學習,始于微觀經濟學,而微觀經濟學的第一堂課,便是“偏好理論”。
      “偏好”,顧名思義,就是一個人喜歡什么,不喜歡什么。但是偏好只是一個順序的量,比方說從“最喜歡”、到“一般喜歡”、到“一般討厭”、到“最討厭”這樣的一個排序。
      如果給這種順序賦上具體的數值,就產生了“效用”的概念,即做更偏好的事,附于的“效用”就高,反之“效用”就低。這樣,經濟學假定每個人都在追求個人效用的增加,或者說,做更偏好的事。當一個人的效用上升,或者說更多地做出更加偏好的選擇,那么就可以說他的福利提升了。所以說,這第一堂關于“偏好”的課,實際上“悄悄地”告訴了我們經濟學的根本,是研究如何提升人的效用,或者說“福利”。
      如今的經濟學研究,幾乎隨處可見模型中的“效用函數”,效用函數已經成了許多經濟學模型的核心問題,盡管對于效用函數的形式(或者基礎假定,比方人是否有性利己性等)各種探討仍層出不窮,但作為人,總是“趨利避害”的,這成了經濟學最基本的假設之一。從這個最基本得假設出發,經濟學就像一棵大樹一樣不斷枝繁葉茂,但當我們追根溯源,不能忘記,經濟學存在的意義,是提升人的福利。
      2
      制度設計是經濟學用于提升福利的核心焦點
      既然明確了經濟學的根本目標,那么達到目標的手段是什么呢?既然每個人都是“趨利避害”的,或者說都在努力提升自己的效用,那經濟學如何發揮作用呢?這里我們可以舉個簡單的例子。
      假設5個人競爭2塊車牌,由于車牌數量比人少(資源是稀缺的),那么就必須設計一個制度,把車牌分配出去。
      我們首先考慮一個制度叫做“二價拍賣”。就是每個人出一個自己認為合理的車牌報價,且相互之間不知道其他人的出價。隨后5個人的價格同時公布,出價最高的2個人,可以獲得車牌,而他倆支付的價格,是拍賣中第三高的人的出價。
      比如5個人分別出了500、400、300、200和100元,那么出價500和400元的人,都支付300元并最終獲得車牌。這種交易制度,可以被證明是一個“說實話的制度”,即每個理性的人都會把自己心里所認為的這塊車牌的價值誠實地報出,而不會故意多報價或者少報價,因為這樣并不會得到更多好處。
      比如對出500的人來說,如果故意多報價,那么不影響他拍得車牌,也不影響最后支付的價格300元,所以多報價沒什么好處。而如果少報價,當高于300時,和誠實報價沒區別,但低于300元時,會有拍不中的風險。以上分析,對于出400元的人來說也是如此。
      對于出300元的人來說,如果多報價高于400,那么他最終會以400元價格拍中車牌,但車牌在他心目中只值300元,所以就虧了,對于200和100也是如此,因此綜上所述,是沒有人有動力說假話的。
      P.S.以下為較為嚴格一點的證明,不感興趣的可以跳過
      如果要嚴格證明,可以假設某人的報價b高于自己心里的真實價格a。如果最低成交報價比b高或等于b時(顯然也大于a),那么他不論出a或b,都拍不中車牌,也即是報高價并不比誠實報價好;當最低成交價低于或等于a時,他不論出a或b,都能獲得車牌,且出價是最低成交價的下一位報價,同樣可得,報高價并不比誠實報價好。當最低成交報價在a和b之間時,報b價時會拍得車牌,并以最低成交報價支付,而最低成交報價由于高于自己誠實心里價位a,就會帶來福利損失。綜上所述,報高價不會比誠實報價好。
      相反假設某人的報價b低于自己心里的真實價格a,當最低成交報價高于或等于a,以及低于或等于b時,報低價也并不會獲得好處。當最低成交報價在a和b之間時,報低價b會導致自己拍不中,而報a價能使自己以低于b的價格成交,顯然說實話更劃算。

      在這種“二價拍賣”制度下,我們不妨計算一下社會總福利。
      對于出價500的人,他交了300元,獲得了他認為價值500元的車牌,他的福利就是200;同樣,出價400元的人獲得了福利100;而另外三人既沒有拍中,也沒有交錢,獲得的福利為0。隨后,考慮收到的拍賣款600元,全部用在平均地提升5人的福利上(比如通過修建公共交通等方式返還,所謂“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則5人同時獲得600的福利,那么社會總福利就是200+100+600=900。
      假設我們設計另外一種制度,叫作“搖號”,即隨機選擇兩個人獲得車牌。那么如果恰巧是愿意出500和400的人搖中車牌,那么產生的社會福利就是500+400=900,和二價拍賣的福利總數一致。但如果偏偏搖中了愿意出價100和200的人,那么總福利就只有300,要低于二價拍賣制度。因此對比來說,“二價拍賣”制度是一種能夠達到更高社會福利的制度(當然這里不考慮公平性問題)
      為什么二價拍賣會比搖號達到更大的福利呢,從以上證明可以看出,二價拍賣是一個“說真話”的制度,每個人向系統貢獻了額外的真實信息,正是這些真實信息起到了合理分配資源的作用;相反,“搖號”看似是一個一視同仁的公平制度,但卻是一個不讓人“說話”(即貢獻信息)的制度,沒有更多的信息,福利也難以更多地提升。
      在現實生活中,正是由于“搖號”幾乎沒有成本,那些本來不需要車的人也會廣泛參與(相當于在拍賣中只想報出極低價格的人)。一旦當這些人搖中號時,往往猶豫要不要買車,因為他們其實不那么需要車,此時社會總福利就大大減低了。
      這個例子很好地表明了,不同的制度會帶來不同的福利,而經濟學,恰恰就是以研究制度設計為核心,以提升人的福利為目標的一門學科。
      這個道理告訴我們,我們在生活中,去嘗試一些“反人性”的制度,或者僅僅依靠“高尚道德”去約束別人,是多么的不可靠。比方不吃飯來減肥,往往堅持不下去,因為這是“反人性”的,再比如要求大家無私奉獻,一次兩次或許還行,長期下去就沒人理你了。
      而經濟學假設人都是“趨利避害”的,只有合理的制度,讓人甘心情愿地去執行,才會有生命力。不要去指責人“高不高尚”,更不要去“考驗人性”,而要去合理的設計制度,讓人能心甘情愿地“說真話”,從而自然而然地達到福利的提升。
      3
      邊際的力量告訴你:It’s never too late
      “邊際”是一個經濟學中常見的詞,常常混跡于各種“一階條件”里,比較著名的包括“邊際成本等于邊際收入時(邊際利潤為零)決定了產量”,再比如“邊際效用決定了價格”等等。但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往往會忽視邊際的力量。
      比如一個上市公司,過往的業績決定了當前的估值,但未來股價的上漲與下跌,卻取決于在此時此刻公司價值的邊際變化,業績好轉,股價上漲,業績變差,股價下跌,因此是邊際決定了未來的走向,即所謂“存量決定位置,導數決定方向”。
      邊際的力量告訴我們,現在的位置不重要,重要的是未來的方向——It’s never too late. 只要肯努力,總是為時未晚的。
      4
      正確看待數學模型在經濟學中的作用
      許多人學習經濟學,最不喜歡的就是數學模型,原因是覺得深奧,看不懂。然而事實卻是,數學模型存在的目的是讓知識變得簡單而易于理解。
      舉一個有趣的例子,叫作“二手車市場問題”,該問題的核心是:“信息不對稱會使得交易產生困難”。如果用文字去解釋這句話,恐怕要長篇大論了,但如果用一個簡單的模型來解釋,則會一目了然。
      假設二手車買家和賣家均了解車輛的價值(沒有信息不對稱),比方說車輛對賣家來說價值10萬元,且買家也知道這一信息。再假設由于買家比賣家更喜歡這輛車,車對他的價值,總是比對賣家的價值高出50%,也就是說這輛車對買家來說價值15萬元。那么只要買家出價在10到15萬元之間,雙方都有的賺,這筆交易就是可以談成的。
      但如果買家不知道賣家對車的估值會怎樣呢?假設買家報價12萬元,如果賣家一口答應下來,那么買家會合理的猜測,這輛車對賣家的價值肯定在0-12萬元之間(否則賣家不會接受報價),不妨設0-12萬元是均勻分布的(概率密度相同),則數學期望(平均值)為6萬元,那么這輛車對買家的價值就是6萬再加50%,為9萬元,這要小于買家的報價12萬元,這樣買家就覺得自己買虧了。所以當賣家接受價格,反而意味著買家又不愿買了,這就是“信息不對稱導致難以成交”的例子。
      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在與小商小販殺價時,經常會報一個起初讓自己滿意的報價,如果小販一口答應,我們往往又會后悔,說的也是這個道理。
      盡管上述模型非常簡單,但卻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好模型。不僅一目了然的解釋了問題,而且通俗易懂。
      簡單的模型好處不僅于此,其往往只需揭示一個樸素的道理、或是一個簡單的邏輯,而正是由于邏輯鏈條短,其適用性會更強,更不容易被推翻。同時,好的模型又是高度抽象的,這使得其應用面非常廣闊,并為后續的衍生模型提供了更多的自由空間。
      正確認識數學模型的作用,告訴我們,抽象能力才是理解經濟學的關鍵,而非看似紛繁復雜的數學解題技術。
      5
      采用多因素的簡單邏輯,并敬畏偶然性
      計量經濟學的基本范式,是因與果(自變量與因變量),以及不可解釋部分(偶然的未知因素,或者隨機擾動項)的組合。這告訴我們,生活的復雜性,往往體現在“影響結果的因素眾多”之上,但如果細看每個因素,其對結果的影響邏輯往往是簡單的、樸素的。而許多難以解釋,或者尚不為人知的因素,則可以放在隨機的未知因素中。
      比方說,股價的上升,其影響因素就非常復雜,但每個影響因素對股價影響的單一邏輯,又是簡單樸素的。比如公布好的業績、政策利好、超預期分紅、有利的并購、宏觀面的改善、流動性的充沛,都會是股價上升的因素。但這些單一因素本身,對于股價的支撐,其邏輯是簡單的、樸素的。有時候,一個利好因素的推出,股價卻沒有上升,其原因并不是本身簡單的邏輯受到了挑戰,或者說背后存在什么不可告人的陰謀,而僅僅是其他因素的利空覆蓋了其利好的影響而已。
      這就告訴我們,當我們在生活中看待事物時,既要尊重我們已經認識到的因素,但也必須承認同時存在許許多多其他因素會影響著結果。此外,還有一些尚不為人知的“隨機擾動項”,或者是“偶然性”也在影響著事件的走向。
      一個反面例子就是,一些人往往喜歡陷入到“陰謀論”中。陰謀論也承認世界的復雜性,但其對復雜性的認知,恰恰構建在拉長邏輯線條之上,不僅認為其具有決定作用(從而忽視其他因素),而且忽視偶然性的存在。事實上,邏輯鏈條越長,其就越具有脆弱性,任何一個環節受到偶然性的干擾,就容易被破壞。
      許多散戶投資者,喜歡相信一些“陰謀論”的小道八卦消息,并拒絕考慮其他因素對股票價格的影響。同時,在忽視“其他未知因素”的情況下,喜歡對某只股票下重注,其最終結果,往往是遭遇踩雷,而導致虧損巨大。
      反觀專業的投資者,總是建立多因素的估值模型,并仔細研究所有因素的影響。而為了規避其他未知因素的風險(在現實A股市場上,由于一些信息披露制度的缺失,即使較為全面地分析了一家公司的情況,仍然會有一定概率踩雷),又往往構建少則幾十只,多則上百只的股票投資組合。從而獲得盡管幅度有限,但較為穩定可靠的可持續收益。
      6
      無處不在的囚徒困境
      囚徒困境是博弈論中的一個非常著名的例子,大意是兩個嫌疑犯(A和B)被抓后進行隔離審問。如果兩人都不(相互)揭發,則會被羈押48小時后無證據釋放。如果A揭發B,而B保持沉默,則A會直接釋放,而B因抗拒從嚴被叛重罪。如果B揭發A則反之。如果兩人互相揭發,則兩人都會被判刑,但會因為坦白從寬而被減刑。
      可以顯然看出,當A和B都不揭發時,對于兩人來說是最好的結果。然而都不揭發恰恰不是一個納什均衡,因為在兩人都不揭發的基礎上,A和B都有由“不揭發”改為“揭發”的沖動,這樣可使自己由“被羈押”變為“立刻釋放”。而由于A與B之間缺乏協調,且都知道對方也有揭發的沖動,因此選擇揭發是不得已而為之自保的策略(避免被重判),最后的結果必然是A和B都被輕判。
      盡管囚徒困境的例子很出名,但許多人并沒有意識到其實其在生活中的應用也相當之廣。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雞娃”(給娃打雞血,意指為了“贏在起跑線上”而給孩子提前教育)。假設全社會只有兩個家庭A和B,家長A和家長B都在考慮要不要雞娃。如果兩家都不雞娃,那么在幼升小時,面對重點小學的面試,將公平競爭。如果兩家都雞娃(且程度相當),那么到幼升小時,仍然是公平競爭,但對應的成本則是費錢費力和娃的悲慘童年。
      顯而易見,最優的方法,是大家都不雞娃。但這個均衡恰恰是不穩定的,因為在對方不雞娃的前提下,將自己的策略由“不雞娃”改為“雞娃”,可以增加上重點的可能性,同時你也知道對方也知道這一點,因此最后的均衡一定是大家都雞娃。
      認識到這一點后,就能明白,為什么教育局三令五申禁止,或者各類專家不斷出來呼吁不雞娃的好處,但大家還是一如既往的雞娃,就是因為“囚徒困境”。
      “囚徒困境”表明,脆弱的價格聯盟也是不可靠的,比如OPEC成員國總是偷偷產油,又比如滬牌拍賣,總有人呼吁讓大家聯合只出100元,再比如A股打新中簽者呼吁所有人都別賣出籌碼等……在“囚徒困境”的魔咒下,這些看似有道理的協同或者聯盟都是脆弱不堪的。
      7
      一般均衡與價格的重要性
      一般均衡是一個在經濟學中廣泛使用的概念,但要向非經濟學人解釋又十分困難(涉及到大量數學形式的定義)。通俗一些來講,是指經濟體中的每個消費者都在尋求自己的效用最大化(即努力做到“趨利避害”),而商品市場、勞動力市場、資金市場等各個子市場又是出清的(即供需平衡的)。市場要達到一般均衡,必須通過一組價格(這里是廣義的價格,包括物價、工資、利率、匯率、稅率等)的自發變化來實現,即價格是一般均衡實現的核心要素。
      理解了一般均衡的思想,就能明白經濟體中的各個市場是聯通的,各種價格也都是相互聯系、相互影響的——如果試圖改變其中一個價格,那么其沖擊一定會被其他要素價格所吸收,最后形成“牽一發而動全身”的效果。
      比如特朗普的貿易政策,如果僅用關稅來算一筆簡單的賬(孤立的商人思維),似乎是說得通的。但如果用一般均衡的思維來考慮問題,就會發現,如果通過增加關稅來減少中國對美國出口,就會導致人民幣貶值,而人民幣貶值又會增加中國商品的競爭力,最終關稅的提升,會被匯率的變化所沖銷。此外,利率、物價、工資都會相應做出變化,一個新的一般均衡并不一定會是初期政策想要的結果。
      一般均衡的思想體現了萬物普遍聯系,普遍內生的觀點,是經濟學思維的重要組成部分。而價格向量是一般均衡的核心,這也是為什么價格改革在我國經濟改革中處在核心地位。
      8
      讓生活多一點經濟學思維(一個不全面的總結)
      經濟學思維,是老師們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個能力,但究竟什么是經濟學思維,往往只能意會難以言傳。通過以上的幾個經濟學知識,我試圖總結一下經濟學思維的主要核心問題。(當然經濟學思維的范圍之廣定是遠超本人的以下總結內容)
      經濟學思維首先是以人為本,因為經濟學的最終目的是提升人的福利。也就是說,我們在制定任何政策時,必須要以最大化人的福利(效用)作為目標。二是要承認人是“趨利避害”的,經濟學并不建議去反人性,而是在每個人趨利避害的主觀行為下,達到一種帕累托的有效均衡。三是要認識邊際的力量,前進的方向往往比所處的位置更重要。四是能用簡單的抽象模型看清事物的因果聯系。但不拒絕承認事物的復雜性,即結果可以是大量不同的因素來決定的,要敬畏偶然性。五是用博弈和一般均衡的思維認識事物,認識到萬物之間的普遍內在聯系。
      以近期熱議的垃圾分類為例子,如何用經濟學思維來看待這項政策呢?
      首先,垃圾分類推出前后,全社會的福利變化情況如何?比方說之前分類更多依靠專業的集中終端分類,而政策推出后則將分類工作前置到各個家庭,社會付出的總成本和收益是增加還是減少?再比如垃圾分類涉及到的每個人,在“趨利避害”的前提下,面臨的激勵和約束是怎樣的,有沒有可行性?垃圾分類會導致怎樣的邊際變化(影響各類廣義的價格),比方說勞動力(拾垃圾者,環保從業者等)的供需變化、垃圾處理費用的變化、政府投入的補貼變化等。政策執行中,會不會存在違規和監管之間的博弈問題?當然,這里并不想討論垃圾分類政策好壞,而是給出了一個在生活中如何運用經濟學思維去處理問題的例子。
      最后,希望每個人,不管學過經濟學與否,都能更好地理解經濟學,關注經濟學,并享受經濟學帶來的思維盛宴。
      應習文,現任民生銀行研究院區域經濟研究中心負責人,清華大學學士、碩士,復旦大學博士。

      為您推薦

      發表評論

      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返回頂部
      日本无修肉动漫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