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t2t7x"><sub id="t2t7x"></sub></strong>
    <tbody id="t2t7x"><track id="t2t7x"></track></tbody>

    <nav id="t2t7x"></nav><rp id="t2t7x"><object id="t2t7x"><input id="t2t7x"></input></object></rp>
      <button id="t2t7x"><acronym id="t2t7x"></acronym></button>
      <form id="t2t7x"></form>

      <button id="t2t7x"><tr id="t2t7x"><kbd id="t2t7x"></kbd></tr></button>

      <rp id="t2t7x"></rp>
      <th id="t2t7x"><pre id="t2t7x"><rt id="t2t7x"></rt></pre></th>
      您的位置 首頁 龍巖二手車

      經濟化倫理學應引起我們的警惕嗎? | 社會科學報

      點擊上方“社會科學報”關注我們哦!
      行為經濟學通過對人的行為進行心理學實驗來檢驗和提供我們對人的行為的認識,已進入倫理學領域,這似乎正成為一種新行為倫理學。對這樣一種新思潮應當如何看待?日前,美國德保羅大學經濟倫理學維克蘭講座教授金黛如(Daryl Koehn)應邀在上海社會科學院發表演講。她從美德倫理學角度批判這種新行為倫理學,認為經濟化的倫理學即新的行為倫理學,已經在經濟實踐方面發生了影響,應該引起我們的關注。


      原文 :《經濟化倫理學應引起我們的警惕嗎?》
      作者 | 美國德保羅大學經濟倫理學維克蘭講座教授 金黛如
      圖片 | 網絡


      學者簡介


      金黛如(Daryl Koehn):美國德保羅大學經濟倫理學維克蘭講座教授、企業與職業倫理學院執行院長,國際企業、經濟學和倫理學學會(ISBEE)執行委員,上海社會科學院經濟倫理研究中心客座教授。她曾任美國經濟倫理學學會會長,在倫理學、經濟倫理和公司治理方面著述頗豐,專著有《職業倫理基礎》《惡的本性》《女性倫理學再思考》等。作為《時代》《彭博新聞》《金融時報》的評論人物,經常出現在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臺、PBS電視臺等媒體上。






      如何看待經濟倫理問題


      經濟學是怎么看待倫理問題的?這是一個大問題。新行為倫理學(New Behavioral Ethics)是研究人類行為的“經濟化倫理學”(Econoethics,這個英文術語是我發明的,用來指稱新行為倫理學),它是經濟學的最新形式,即行為經濟學進入倫理學領域的結果。


      這一新的經濟化倫理學,認為不需要再用傳統的哲學倫理學來研究倫理問題。我認為這是錯的。行為經濟學是如何看待經濟倫理問題的?2017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芝加哥大學教授理查德·泰勒(Richard Thaler)明確提出,所謂行為經濟學,就是把心理學強力注入的經濟學。用這樣的經濟學來看待倫理學的方法就成為行為學的倫理學,或者說經濟化的倫理學。行為經濟學在把心理學注入到經濟學時,也保留了很多原來數理經濟學的內容,另外也采用一些生理學的內容。他們認為,這樣綜合的方法可以更好地了解人的行為,從而選擇背后的一些生存邏輯。




      這樣的行為經濟學家主張,如果能夠考察一下對于普通人,是怎么給他們選擇方案的,各種選項怎么給出的,就可以斷定他們的行為和心理的趨向。


      這樣的行為經濟學家還主張,我們應該有別于傳統的標準經濟學。按著名行為經濟學家丹·艾瑞里(Dan Ariely)的說法:行為經濟學最好的方法是與標準經濟學相對照。在標準經濟學中,我們假設人們是完全理性的,這意味著他們總是以對他們最好的方式行事。相比之下,行為經濟學并沒有對人作出太多假設,不是從人們是完全理性的觀點出發,而是把人們放在不同的環境中來檢查他們是如何作出決定的。結果在這些實驗中發現,人們的行為往往不像從完全理性的角度所期望的那樣,即人們的行為與預期不同,而且往往是非理性的。這也常常導致人們對公司應該如何創建、政府應該做什么、當然還有個人應該做什么等產生不同的看法。


      行為經濟學家在提出這種主張時,顯然已經進入倫理領域。他們聲稱,通過小規模的干預(通常包括改變選項的呈現),我們可以更好地辨別如何促使人們作出更好或更倫理的選擇。


      雖然關于行為經濟學本身的文獻數量龐大,但對這種方法進行持續和系統的倫理分析實際上是不存在的。非應用倫理學家與經濟倫理學家都對這一重要的新領域的這些假設、方法和結論緘口不言。


      經濟化倫理學的基本假定


      杜克大學有教授專門研究行為經濟學,認為現在提出的新的經濟學就是行為經濟學,有別于傳統的標準經濟學。傳統經濟學認為一切都是可以計量的;新的經濟學則認為,我們是無法斷定的,而是需要進行實驗的,這樣才可以發現人背后的行為邏輯。他們通過實驗的方法來斷定人的選擇趨向。這其實是告訴我們,在很多情況下,人們所作的選擇并不是理性的,如果我們能夠對于他們這樣一些非理性的行為背后的邏輯有所了解的話,也許我們通過設計,比如政府或者其他公共部門進行設計,讓人的行為變得在倫理上更加可取。這樣的行為經濟學還有一個重要的特點,即喜歡做實驗,他們通過給予人選項的方式專門進行實驗,來觀察選項給得多和給得少會對人的選擇產生什么影響,以及以正面的還是負面的方式給出選項,是否可能也帶來不同的后果。


      從中可以看到,現在經濟學家(行為經濟學家)所做的事,已經不是傳統經濟學家所做的事了。他們認為,他們可以深入到倫理學領域,甚至認為可以比倫理學家做得更好,通過這樣新方法,可以知道人的理性、人的選擇的含義。我認為,哲學家以及未來的哲學家會發現,這樣的思維、這樣的做法是危險的。然而,現在很少有人對經濟化倫理學進行批判,因此,在這里,我要對經濟化倫理學所做的研究加以批判。他們認為通過給予一些旁敲側擊,或者給予一些小的誘導,就可以使人們作出更好的理性選擇。我認為這是站不住腳的。我從美德倫理學的角度進行批判。美德倫理學重點觀察人們的選擇和行為及其背后的動機。這一學科的一個基本觀點是,人的個性實際上對其行為和選擇會產生重要的影響。




      在批判之前,我再把經濟化倫理學的基本假定總結一下,包括以下方面:第一,把經濟學和倫理學(更多和心理學)結合起來。第二,在人的行為背后,有著根植于心理學或生理學機制或邏輯上存在某種普適性的法則。第三,可以通過實驗來了解這樣的法則,了解的目的是讓人做出更加符合倫理規范的行為。第四,通過給予某些誘導,可以實現這樣的目標,即讓人的行為更加符合倫理學原則。


      對于經濟化倫理學的八大批判


      我對于經濟化倫理學的批判,主要有八個方面的反對意見。


      第一,經濟化倫理學只是注重如何,而不是為何。經濟化倫理學從一開始就沒有任何興趣來構筑一個全面的有關人的行為倫理學,他們都是從非常小的狹隘的角度看問題,所以他們所做的都是關于細枝末節的問題的實驗,比如有關杯子價值的著名案例。而像亞里士多德和孔子更多是從人的生命的大目標角度來看問題的,有了這樣的目標,生活中的其他事情都統領在目標之下,并希望為這個目標服務。這才是標準的哲學思考問題的方法。




      第二,經濟化倫理學誤解了理性。所謂理性,亞里士多德提出有兩種理性,第一種是邏輯理性,也稱形式理性;第二種是體驗理性,也稱經驗理性。經濟化倫理學注重邏輯理性或形式理性,而忽視了經驗理性。例如,他們認為從眾是非理性的,但如果一個人在曠野迷路,十分饑餓,卻又不知什么可以果腹,那么當他看到有一群熊在坑中吃蛆蟲,于是他也跟著吃蛆蟲。這種從眾就絕不是非理性的,相反,恰恰是理性的。


      第三,經濟化倫理學依賴于某個簡單狹隘的分析場域。例如,幾乎所有的經濟化倫理學家都重視風險。風險更多由這樣一些機構來考慮,比如銀行要考慮自己的風險,保險公司專門對風險進行計價推出產品。經濟化倫理學所做的實驗實際上并不反映生活當中更多的問題,因為生活中很多事情與風險并沒有關系。比如,今天花時間是寫作還是看劇,這實際上與風險沒有什么關系,只是個選擇而已。風險并非許多事情決策背后的重要因素。


      第四,經濟化倫理學中的行為選項是設計出來的,具有誤導性。平常,我們的行為選項是自己給出的,不是他人給出的。有經濟化倫理學家通過實驗得出“選擇癱瘓”的結論,即太多的選擇導致人們不知所措,展現了人們行為的非理性。但實際上并不是人在給出很多選項之后,必然會出現“選擇癱瘓”,也不能證明人們是非理性的,人們可能有更多想法或其他選擇。其實,這背后存在一個更大的倫理問題,即人們到底愿意花時間做什么,這樣一個目的性取向決定人們日常的很多行為。




      第五,經濟化倫理學是寄生在其他的倫理思維形式之上的,也就是說,它本身缺乏獨立的倫理學思考。比如,美國經濟化倫理學家經常涉及器官捐贈問題,他們認為可以通過一些誘導方式使捐獻器官的人更多一點。而事實上,像器官捐獻等很多問題是重要的倫理問題。


      第六,經濟化倫理學依賴細小瑣碎的實驗,零敲碎打,缺乏系統性。研究人員設計出任何碰巧引起他們興趣的實驗,然后聲稱在選擇的本性上有重大的發現。例如,經濟化倫理學家經常讓被實驗者回答他們是否愿意馬上就買東西,根據他們的姓在字母表當中的排序,發現越是排在后面的人,往往更愿意、更著急買東西。從這樣瑣碎的分析當中,很難最后得出某種綜合的宏觀的倫理學說。更何況按照亞里士多德和孔子的看法,既然稟性非常急躁,就應該加強修養,變得心定氣閑,這樣可以改造個性。




      第七,經濟化倫理學傾向于把人的決定和行為還原為腦模塊、情感系統或心理圖式,而沒有考慮到倫理有其自主性,這種倫理自主性或奠基于人的自由,或奠基于人的行為和實踐思維的獨特性質。


      第八,經濟化倫理學只在微觀上研究人的選擇、決斷和行為,而不認可中觀或宏觀因素的作用,這是激進且錯誤的。在美德倫理學看來,人的個性會對人的選擇與行為產生重要影響。因此,回到亞里士多德和孔子的美德倫理學傳統,將有助于我們認識并且糾正經濟化倫理學的錯誤。(蔣樂整理)








      問:衡量描述性研究做得好與不好,可能有一種社會科學的角度。經濟化倫理學家承認自己所做的研究是描述性的研究,還是規范性的研究?


      金黛如:這些人實際上認為,自己所做的研究不僅僅是描述性的,而且是規范性的。因為他們已經讓政府根據他們的研究作出一些政策制定方面的調整。比如在捐獻器官問題上,通過一些誘導,可以讓人們按照比較有利于社會的方式作出決斷和行為,顯然他們已經超出了單純描述性的層面,甚至進行干預了。實際上,他們缺乏一些規范的標準,對于一些前提并沒有進行分析和設定。
        
      問:經濟化倫理學家為什么會提出他們可以代替規范倫理學家?他們這樣的研究可以代替哲學倫理學嗎?


      金黛如:當我們講新的經濟化倫理學的時候,原來也是有舊的經濟化倫理學,比如說,在傳統的微觀經濟學當中就有這樣的蘊含,像弗里德曼在研究當中加入了心理學,進一步強化人是理性的動物這樣的觀念等。因此,經濟化倫理學家認為在此當中進行了規范性分析,而不僅僅是描述性的。他們確實認為自己的研究可以代替傳統的規范性研究。一些公司也確實采用了經濟化倫理學的建議。但是,就如我前面所說,他們的研究缺乏規范性標準。


      問:您認為,在經濟化倫理學家所做的實驗中,選擇是非理性的。那么,傳統哲學倫理學和經濟化倫理學,對理性的定義和非理性的定義是不是一樣的?


      金黛如:這個問題非常好。我并不認為所有決策都是理性的,很多時候我們決策當中也有感情因素。但是,即使有感情的選擇,也不等于非理性。理性和非理性沒有一個純粹的一以貫之的定義,像經濟化倫理學家作出的理性或非理性判斷,純粹依賴于形式邏輯。實際上在這之外,體驗性或者說經驗性的理性同樣重要。所以,亞里士多德和孔子都非常強調經驗以及自己實際生活的體驗和觀察,可以說這更為重要。


      文章原載于社會科學報第1639期第5版,未經允許禁止轉載,文中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報立場。


      社會科學報
      做優質的思想產品
      官網
      http://www.shekebao.com.cn/

      為您推薦

      發表評論

      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日本无修肉动漫在线观看